通报聊城假药案,未发现医生从中牟利,假药案一曲

- 编辑:CP辞派网 -

通报聊城假药案,未发现医生从中牟利,假药案一曲

前几天“聊城医师开假药”案在微博上一爆出,就瞬间引爆了舆论,他转让了一瓶“卡博替尼”药品给一名癌症患者,又帮助后者购买了一瓶。“卡博替尼”是一种靶向抗癌药物,因未在国内批准上市,被认定为假药。今天山东警方通报“聊城医师开假药”案,宣布主治医师陈宗祥、王清伟无犯罪事实,并作出终止侦查的决定。

通报聊城假药案,未发现医生从中牟利,假药案一曲终了

王某清的父亲王某禹因患小细胞肺癌和膀胱癌,入住聊城市肿瘤医院,治疗期间,主治医师陈宗祥向王某禹之女王某青推荐未经批准的进口药“卡博替尼”,并让其自行购买。王某青请求陈宗祥介绍购买渠道,陈宗祥将购买过此药的病人家属王清伟介绍给王某青。应王某青之弟王某光请求,王清伟将为其父购买但未使用的1瓶“卡博替尼”转卖给王某光;后应王某光请求,王清伟又从代购段某真处帮其购买一瓶“卡博替尼”,共获利784元。

王清伟的哥哥王林(化名)表示,王合禹拿到的第一瓶药本是父亲的自留药,而第二瓶则是在对方再三声称联系不到代购之后,由弟弟代为下单,直接邮寄到王玉光家的。单瓶药品售价12600元,“王玉光主动提出凑个整数,每瓶药转给了我们13000元。”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,虽然该药在药监部门没有信息,但医学界专业人士认为,作为多靶点的靶向药,它被证实对于近十种实体瘤均具有较好的疗效。

通报聊城假药案

通报聊城假药案,未发现医生从中牟利,假药案一曲终了

其实事情很简单,就是一个患者得了癌症快要死了治不好了,结果患者家属王某青听到医生说印度仿制药也许可以延长患者生命,于是就找医生要购买渠道,找代购(病友)购买仿制药,最终结果很不幸运,患者还是吃不好死了(王某青也许觉得印度仿制药是神药包治百病,治不好就是推荐人的错),结果家属王某青就将介绍此药的医生和代购给告上了,告医生开假药,告代购仿制药牟利。

通报聊城假药案,未发现医生从中牟利,假药案一曲终了

后窗:你们是如何接触到卡博替尼的?

王林:2018年5月左右,陈宗祥主任向我们推荐了这种药,说效果比较好,对我父亲的病症,但没有进口到国内,可以考虑找一找。

我们也在网上搜索过,这个药被称为“混世魔王”,很多病都能适用。

后窗:陈宗祥医生是否向你们介绍了买药的渠道?是否推荐了购买指定版本的药物?

王林:没有。

通报聊城假药案

后窗:王玉青家向你们购买第一瓶药的过程是怎样的?

王林:2018年5月7日,我弟弟在网络上订购了一瓶卡博替尼,大约15天后到货。当时我父亲的化疗结果还可以,我们和陈宗祥主任商量后,暂时不需要吃卡博替尼,陈主任就让我们把药保管好。

通报聊城假药案,未发现医生从中牟利,假药案一曲终了

依照《药品管理法》有关规定,“卡博替尼”为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进口的药品。陈宗祥向患者推荐“卡博替尼”并列入医嘱,违反了《执业医师法》相关规定。经多方查证,未发现陈宗祥从中牟利,与药品销售人员也不存在利益关联,没有证据证明王某禹死亡与该药有直接关系。其行为虽属违法,但尚不构成犯罪,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依法对陈宗祥作出终止侦查的决定。

通报聊城假药案,未发现医生从中牟利,假药案一曲终了

山东电视台一开始报道这个事情之后,广大的网友们并没有被山东电视台的节奏带着走,而是从中发现蛛丝马迹,得出事实,而最后的调查结果跟此前得出的判断几乎没有任何差别,那么问题来了。

通报聊城假药案,未发现医生从中牟利,假药案一曲终了

山东电视台作为一个省级的电视台,为何报道倾向性明显、下主观判断严重,整个报道对新闻工作者来说,这是非常不专业的,为了流量还是为了引发舆论?拼上自己的名誉背上骂名,有没有意思,估计就只有他们的负责人知道了。

另据侦查,段某真自2017年11月以来,大量代购、销售未经批准进口的境外药品并从中牟利,将另案处理。王某青在其父去世后,多次辱骂陈宗祥和院方工作人员,扰乱医院正常秩序,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决定对其予以训诫。”辱骂、扰乱医院正常秩序,把医生和病友折腾成这样,只是训诫?退一万讲,王某青要维权,也要走正规的渠道进行维权,辱骂、扰乱医院正常秩序,这难道不算违法?那做坏人的成本也太低了吧!

本文转载于公众号:辞派网,由CP辞派网整理发布

本文地址:http://chairp.com/qiyefazhan/136.html

来源:CP辞派网,欢迎分享本文!(QQ/微信:617450473)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